黑洞來的光(節錄)

香港的撞劇團,和台北的身體氣象館、上海的草台班、東京的DA-M劇團聯合巡迴演出的《魯迅2008》,十一月七至九日在文化中心劇場演出,之前,七個主要演員和六個本地臨時演員,只排練了兩天,但劇中赤裸的情感交流已十分深刻的印在我心堙C

全劇主要以魯迅的《狂人日記》為本,發展出相關的意象,用上大量的肢體動作。魯迅的筆觸很多時點到即止,但文字背後彷彿有一股巨大的內心衝動,強忍著不吶喊出來。演出者把文本上的一些關鍵詞,如害人的眼色、露齒而笑、身體吊掛、竊竊私語、疑心、壓迫、狗叫、月色、囚禁、吃人等,串連起來。現場音樂的配合尤其優勝。演員的動作技巧雖不及新視野藝術節的荷蘭舞蹈劇場I那些專業舞者,但情感的真摯並不遜色。

製作正式籌備兩年,四個東亞城市的導演和演員,共同演繹這個發表於九十年前的經典文本,借此啟動一種演出能量,去激發與現實抗衡的勇氣。在上海的五天演出活動,這個作品還配合著論壇和其他另類演出,但在香港卻不能進入「新視野」的眼界,不獲藝發局贊助,甚至幾被淹沒於眾多演出中,實在遺憾,儘管它也有粗疏和淺露之處。一個赤身男子背對觀眾,單手搭住竹梯,稍稍離地吊著,這意象足夠耐人咀嚼,似乎無須再把他拖在地上,壓扁一個個西紅柿和豆腐,再用保鮮紙包捆起來。甚至現炒「人肉」請觀眾吃,也表現得太直白了。但這之前,七個演員依次?在地上伸出手腳,慢慢轉動軀體,從台右轉至台左,配樂是輕鬆的華爾茲,襯著那炒鍋的向這些燒烤人肉灑上麵包糠,不落俗套,平白淺易,又有美感,非以故作高深文飾淺陋。

魯迅說的吃人,矛頭直指五千年標榜「仁義道德」的歷史,若真的用裸體及吃人肉來表達這吃人禮教,只是隱喻。雖然吃人肉一場聯繫到三聚氰胺,但後來由眾人的獨白帶出魯迅文本對今日社會的批判意義,深度似乎不足。劇中動人的是形體的出色調度,念白的編排則可改進,才能打入觀眾心坎。後來的一段戲最好,朱秀文在眾人「救救孩子」的呼籲中,邊打手鼓邊哼,從觀席走進台口,大家注目看她。她感到情緒來了,由哼而唱,夾著笑聲,不靠歌詞,卻把內心的悲歡交集,盡情抒發。

劇中還有一段內心抒泄。兩個男人於左右合力拉繩,一個女的繞到中間咬著繩子,逼向台前,男子用力扯著,女子邊咬邊說話,由含糊的聲音變炭為粗厲的叫喊。那一刻,我不是為她在演戲而感動,而是受一個內心飽受折磨的人,那非要吐出的不平而激動。

終場前的圓月,不知能否為偏向灰色的演出帶來一絲希望。也許魯迅的確很灰,但我就愛這種籠罩在寂寞的月影下的灰色。

(轉載自信報文化版15/12/2008昌明 )